15-1-2012

建立健康的教会

(讲道记录-黄恩德)

前些日子我有机会到美国的教会,发觉到许多教会已处在不冷不热之状况中,同时很注重物质与外表之发展,忽略了神真正要托付给信徒们之使命。

我也看到在末世时代教会所面对之七大危机。第一,教会开始老化或僵化。第二,教会不是团队工作,乃由个人带领。第三,献身事奉者少。第四,满足于现状,没有异象。第五,忽略了依靠圣灵。第六,凡事靠血气行事。第七,教会自夸成就,不夸主耶稣在十架所成就之救恩。

健康的教会,并不是那样的。圣经有提到一个让众教会去学习的健康教会—安提亚教会。

安提亚教会有两个特色。它有许多非犹太人信徒,而且是第一个差派宣教士出去传福音的教会。

安提亚教会之信徒,来自不同的背景。第一种是逃避而来的人。『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难四散的门徒、直走到腓尼基、和居比如、并安提阿。』(使徒行传11:19)

司提反是教会历史中第一个为了信仰殉道的门徒,事实上在司提反之前,耶稣的门徒已经多次受到传统犹太人的逼迫,这些传统犹太人包括圣殿中的祭司、撒都该人、法利赛人,这些人在信仰及政治上的立场不一定是一样,但同样反对耶稣基督的信仰。当耶稣的门徒在圣殿传福音时,这些人进行逮捕审问,查不出门徒有什么可判刑的理由只好释放,后来门徒继续在耶路撒冷传福音,祭司等人又再一次逮捕,除了威胁外也鞭打了门徒。这些逼迫并没有减缓耶路撒冷信主人数的增长,教会反而一天天的兴旺起来。后来教会选出执事,开始有了组织,教会传福音的热情让传统犹太人越来越不安,在一次公开的信仰辩论中,司提反被带到公会,以假见证控诉他,最后惨遭石头打死。这一件事,让耶路撒冷的犹太传统信仰势力开始大规模的逼迫基督徒,根据信徒行传11章的记载,当时有不少人为了躲避逼迫,离开耶路撒冷往其他地方去了。

在安提阿教会的第二种人,我们可以称为异乡人。(20节):『但内中有居比路、和古利奈人、他们到了安提阿、也向希利尼人传讲主耶稣。』

由耶路撒冷逃到安提阿的门徒中,有一部分原本就不是定居在耶路撒冷的人,他们可能是居比路和古利乃地方的原住民族,也有可能是在这两个地方的犹太侨民。不管他们属於哪一种人,他们是离开原生地的异乡人。

安提阿教会中的第三种人,我们可以称为关心者。(22节):『这风声传到耶路撒冷教会人的耳中、他们就打发巴拿巴出去、走到安提阿为止。』巴拿巴是被耶路撒冷教会派到安提阿的人,他来这个城市关心福音传播的情况,也来了解这里基督徒的聚会情况。当他来到这里之后也很自然的参与当地信徒的活动,激励安提阿的信徒。

另外在安提阿也可能有在当地信主的人,这些人包括了这种可能性,当地原本的居民、外地迁移至此的人、短暂停留在此城市的人。安提阿是一个具有多样化种族、多样化文化背景居民的城市,不同的人在这里彼此认识、彼此接纳,对福音的信息也比较具有开放的态度。

除了以上四种人以外,这个教会还有两种非常重要的人。一是被训练的人,其次是被差派的人,这两种人在安提阿教会是同一批人。

25-26节说到巴拿巴:『他又往大数去找扫罗、找著了、就带他到安提阿去。他们足有一年的工夫、和教会一同聚集、教训了许多人。』巴拿巴到安提阿,很可能是他第一次的异文化教会经验,当他留在安提阿时,就如同一个被差派的宣教士,必须做许多的主动学习、自我成长的功课,他后来去将保罗找来,身兼学习者与训练者的角色。保罗差不多有十七年的时间跟著门徒一起服事,这十七年中,有超过十年的时间在安提阿教会。这么长的一段时间,是神安排他在安提阿接受跨文化宣教的训练。

安提阿城在十多年的时间中,逐渐形成一个类似今天教会的团体,在这个团体中有逃难的人、异乡人、本地人、前来关心的人,及受训练的人。

圣经说:『门徒称为基督徒是从安提阿起首。』这是一个很特别的称呼。可见这群信耶稣的人的最大特别就是,众人能从他们平日的生活中感受到他们的信仰。任何人与这群人交往,一定被传过福音,这是这群人与众不同之处。

『基督徒』不单单是指信耶稣的人,更重要的是指那些活出像耶稣的人。基督徒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,能够靠著主胜过一切的艰难。

一个真正的基督徒,已把生命完全交托在神的手中。他也经历到神奇异的恩典。他的工作,有神同在(马可福音16:20)。他以生命影响别人的生命,不是把人带到人的面前,乃把人带到主的跟前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