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-8-2016

擘饼记念主

神把以色列民从埃及地领出来,就把逾越节这一个节期给了他们,要他们世世代代遵守,记念神在他们的民族中所显明的拯救。这节期是一个预表,说出了神的儿子要为世人赎罪,拯救世人脱离罪和死,并它们的权势。当主耶稣在地上最后一次与门徒用饭的时候,正是逾越节那天的开始。(犹太人计算日子是以晚上作开始。)在这一顿饭的末了,主耶稣吩咐门徒在以后日子要常常吃饼喝杯来记念祂。因为就在这个逾越节里,主耶稣应验了经上的预言被杀在十字架上。逾越节的预表功用到那一天就结束了,主也在那一天给门徒一个吩咐,要记念祂直到祂再来。教会不必守逾越节,因为那事已经过去了;教会现今所该作的,是要照着主所定规的,聚会擘饼记念主。

我们人有一个极大的毛病,就是很容易把一些事情淡忘掉,那怕是一件与自己有重大的切身关系的事,时间的累积也可以把它冲淡。我们常看见许多曾经热心爱主的人慢慢的离开主,主要的原因,恐怕还是少记念主和祂所赐给我们所不配的恩典,以神的儿子作我们的赎价这件事为平常。主知道我们的愚昧,祂给我们要记念主的吩咐,叫我们藉着记念主,更深的认识恩典;更深的认识那位爱我们到一个地步,甘心舍去自己的施恩的主;又更新我们在恩典中的指望,又让我们默想自己与主的关系,省察自己的过犯,我们这样作,就叫我们沉睡了的灵又苏醒过来,挑旺我们爱主的心,脱离世俗的爱恋,衷心的敬拜主,称颂主,又甘心的事奉主。

擘饼记念主还有一个属灵的用处,就是叫神的儿女们不能有争执,不能分门别类,当你在那里记念你怎样蒙恩得救的时候,另外一个弟兄也正在那里记念他是怎样蒙恩得救的,你怎能不爱他呢?当你想到主耶稣把你千千万万的罪都赦免了的时候,你看见另外一个姐妹进来,她也是蒙血救赎的,那你怎能不赦免她反而记念她的不是而来分门别类呢?教会这两千年来,有许多神的儿女中的争执,到了主餐的桌子前,就都过去了。甚至有许多的仇恨,因为到主的桌子前,就都过去了。因为记念主就是记念你自己如何得救,如何蒙赦免,主赦免了你千万两的债,而你看见的一个同伴欠你十两的债,你就掐住他的喉咙(太18:21-35),这是不可以的事。每一个弟兄姐妹记念主的时候,自然而然放宽了自己的心,我们自然而然就看见,一切蒙主救赎的人都是主所爱的。也是我们所爱的。在主里面,不能有嫉恨,不能有纷争,不能有不赦免。当你想到你许多的罪主都赦免了,而你却还是在那里和弟兄姐妹有争执,那是不应该的。你要争执,你要嫉恨,你要不赦免,你就不能记念主。所以,每一次我们聚会记念主的时候,主总是叫我们再一次温习祂的爱,温习十字架的工作,温习所有蒙恩的人每一个都是主所爱的,主爱我们为我们舍弃自己。主为你,也为所有属祂的人舍弃自己。所有属神的人,都是祂所爱的,自然而然,所有神的儿女也都是你所爱的,因为你不能恨主所爱的人。亲爱的弟兄姐妹,盼望我们都努力来学习这宝贵的属灵功课。

擘饼记念主有两个意义。哥林多前书11:26:『你们每逢吃这饼,喝这杯,是表明主的死,直等到他来。』我们吃主的饼,喝主的杯,乃是表示主的死。这饼和杯,为什么是表明主的死?因为血本是在肉里面,血和肉分开,就是死。这个饼是碾碎了谷类。这杯里面的液体是榨过了的葡萄。我们看见这个饼,就看见这里有已经碾碎的谷,我们看见这个杯,就看见这里有已经榨过的葡萄。这就明显的给我们看见死在这里。一粒麦子若不碾碎,仍旧是一粒,不会成为饼;一挂葡萄如果不是榨了,就不会成为酒。若谷保全自己,饼就没有;如果葡萄保全它自己,酒就没有。主在这里藉着保罗说:你们吃这饼,你们喝这杯,就是表明我的死。我们吃这个已经碾碎的谷,我们喝这个已经榨过的葡萄,这就是表明主的死。主耶稣是还要再来的『直等到祂来』这句话十分安慰我们。这句话在吃饼记念主连在一起特别有意思。我们每一个礼拜都吃这一个主餐。教会一个礼拜,过一个礼拜吃同样的主餐,虽然已经将近两千年了,但是这一个主餐还没有过去。我们一直在这里吃主餐,一直等,一直等,有一天,主一来,我们就不再吃这主餐了。当我们面对面看见我们的主的时候,主餐就过去了。我们看见主了,就不用记念主了。所以,主餐第一个意义是记念主,第二个意义是表明主的死,一直到主来。

主的晚餐是把重点摆在邀请我们来那一位的权柄上。它说明了它的简单程度,甚至可行于我们信徒的日常生活中,哥林多人显然已经把这时间变为过度宴乐的时刻(林前11:20-22)总之,它应当像开始的时候那样的遵守,那是个记念与感恩的庄严场合。那一夜,主没有为那时刻创造或取任何新奇的,特殊的东西来用。祂仅用手边的两种东西。当做记念祂自己的东西。在擘饼时,我们要保持它的简单性,除去宗教式的繁文缛节。从(徒20:7),我们看到主餐是在晚上守。在哥林书信中称它为『晚餐』。从这些例子看来,在晚上守,既合于圣经的指示,也合于信徒的方便。因为这样,若教训人一定要以守法般的精神,在特定的时间在晚上遵守,那是不合圣经的,在旧约时代,必须墨守献祭法的每一个细节,在新约时代,则有了相当的自由,只有强调遵守的精神,既没有限定时间,也没有规定在教会中用什么特别的饼或酒。

主在最后的晚餐,祂所用的饼与杯中的液体,显然是在桌上,摆在主面前,守逾越节用的东西。正如刚才所说过的,主既没有创造任何新东西,也没有取特别的东西来用,祂没有硬性规定用何种饼,杯中用什么液体。然而,至今仍常有因着过份强调这些表记的物理性质,而引起无止境,无意义的辩论。有些人坚持,不论何时都一定要用无酵饼,他们认为,主所用的,可能就是这样的饼,因为那是逾越节晚上所用的饼。有些人也坚持,杯中的液体务必用酸过酵的葡萄汁,因基督来过逾越节之前,酒就放在桌子上了!专家们说,那虽然是种很淡的酒,还是必须用这种。拒绝酵的人,他们坚持,酵是恶的象征,所以不能有酵。在马太福音十三章我们的主却用酵来形容天国,杯中的液体在马太福音廿六章,马可福音十四章和路加福音二十二章所说的『葡萄汁』,按原文并没有这个汁字,它应译作『葡萄树的产物』或『葡萄树的果子。』所以我们在擘饼的时候可以用葡萄酒,也可以用葡萄汁,只要是葡萄树的产物就可以了。

与旧约时代的繁琐仪式相反的,新约的守主餐非常简单。任何把繁文缛节融入基督徒精神与生活实际里的赏试都是错误的,会引起严重的后果。在此基督徒时期,所着重的是灵意不是字意。撒但借着把犹太人的琐碎宗教生活细节,加入教会,而成功地使教会产生分裂和不停的争端,我们必须防备。

亲爱的弟兄姐妹,擘饼记念主是为心灵而举行的,真正的敬拜是用心灵和诚实达到主前。约翰福音4:23:『时候将到,如今就是了。那真正拜父的,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祂,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祂。』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