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-7-2012

基甸的挑战与化解危机

(讲章记录-黄子)

教会所面对的诸般挑战与危机,越来越严厉。许多信徒,对外来的逼迫已感到胆怯。致使他们,只怕人,不再怕神了。

从士师基甸的身上,我们学到“不要怕,只要信”的功课。

上帝使用三百个真诚的壮士来成就的事,远胜过三万二千个乌合之众所能作的事。主所要的人,是祂能靠得住的人,能够和祂一起辛勤,一起冲锋陷阵,直到祂赢得战争,建好祂的城为止。

基甸和米甸人决战的地方是在耶斯列平原。基甸的军队在哈律泉旁安营。米甸的军队则聚集在他们北边的平原,靠近摩利冈。

耶和华对基甸说:“跟随你的人过多,我不能将米甸人交在他们手中,免得以色列人向我夸大说:『是我们自己的手救了我们。』现在你要向这些人宣告说:『凡惧怕胆怯的,可以离开基列山回去。』于是有二万二千人回去,只剩下一万。耶和华对基甸说:“人还是过多。你要带他们下到水旁,我好在那里为你试试他们。结果剩下三百人,其余的人,都各归各处去。(士7:2-8)

耶和华主动地要基甸把军队的人数减少,以免他们在胜利后把荣耀归给自已,不归给耶和华。现在的以色列人已经不认识耶和华上帝,如果他们靠兵力打赢这场战,他们真的会以为“是我们自已的手救了我们的。

(士8:10)告诉我们敌人的兵力约有135,000人。用三百人打十三万五千人,怎样打?但耶和华上帝有祂的方法。

以法莲人对基甸说:‘你去与米甸人争战,没有招我们同去,为什么这样待我们呢?’他们就与基甸大大地争吵。基甸对他们说:‘我所行的岂能比你们所行的呢?以法莲拾取剩下的葡萄,不强过亚比以谢所摘的葡萄吗?上帝已将米甸人的两个首领俄立和西伊伯交在你们手中;我所行的岂能比你们所行的呢?“基甸说了这话,以法莲人的怒气就消了。”(士8:1-3)

基甸的回答实在很有智慧聪明,以外交手腕贬低自已的功绩,把擒获敌人领袖的功劳归给以法莲人,这样就平息了以法莲人的怒气。从这里可以看到基甸是一个谦卑,全无个人权力野心的人。

当基甸号召以色列人迎战敌人的时候,他其实没有号召所有的支派,只是耶斯列平原周围的玛拿西、亚设、西布伦、拿弗他利人。可是当米甸人被杀退,逃跑到靠近他巴的亚伯米何拉的时候,因靠近以法莲管辖的地方,所以基甸打发人叫以法莲下来把守约旦河的渡口,拦截敌人的退路。以法莲捉住了米甸人的两个首领,俄立和西伊伯,杀了他们。

在以色列的众支派中,以法莲支派占有广大的中间山区的战略地带,还拥有示罗作为敬拜的中心。他们在支派中只有南部的犹大可以和他们抗衡。在追杀米甸敌军的时候,他们很不满基甸这么迟才召集他们,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有得到分配战场上夺回的战利品。这里有一个危机,如果基甸处理不当,就会把已经松散的支派联盟更加的削弱。

基甸和跟随他的三百人到约旦河过渡,虽然疲乏,还是追赶。基甸对疏割人说:『求你们拿饼来给跟随我的人吃,因为他们疲乏了。我们追赶米甸人的两个王西巴和撒慕拿。』疏割人的首领回答说:『西巴和撒慕拿已经在你手里,你使我们将饼给你的军兵吗?』基甸说:『耶和华将西巴和撒慕拿交在我手之后,我就用野地的荆条和枳棘打伤你们。』

疏割在约旦河东,示剑以东约32公里,雅博河的北岸,属于迦得支派的一城。至于毗努伊勒,它在疏割以东约十公里,在雅博河的南岸。何以这两地的居民不愿出手帮助基甸呢?从他们的回答,我们可以看出他们是讥笑基甸,也许他们瞧不起基甸;或许他们认为基甸的追击米甸人,只是为了报家族的仇(士8:19),与他们无关,特别是他们的分地是在约旦河东;也有可能是他们害怕米甸人会卷土重来,迫害他们。从基甸回答,我们可以看出,他把疏割和努伊勒两城视为不忠与背叛,他警告会用野地的荆棘责打他们。我们再次看到,以色列各支派的联盟关系是非常脆弱。

那时,西巴和撒慕拿并跟随他们的军队,都在加各,约有一万五千人,就是东方人全军所剩下的;已经被杀约有十二万拿刀的。基甸就由挪巴和约比哈东边,基甸就由挪巴和约比哈东边,从住帐棚人的路上去,杀败了米甸人的军兵,因为他们坦然无惧。西巴和撒慕拿逃跑,基甸追赶他们,捉住米甸的二王西巴和撒慕拿,惊散全军。(士8:10-12)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